Linux 上关于 inotify 的小笔记

最近还是无心写啥文章,说好的写几篇关于 Raft 的论文也因为一些事 delay 了。但是想了想还是准备写点什么,于是写个小的水文来记录下关于今天碰到的一个 Linux 内核参数的问题, 顺便做个笔记

2018,我,2019,未来

2018,我,2019,未来

本来以为年前没有机会发这篇年终总结以及新年展望。不过目前去向已经确定,所以准备还是写一篇文章纪念下2018这一年,赶在农历戊戌年的末尾发一篇文章出来吧。

去 async/await 之路

去 async/await 之路

看到彭总写的文章这破 Python,感慨颇多,我也来灌水吧。

首先,我司算是在国内比较敢于尝试新东西的公司吧,最直接的提现就在于我们会及时跟进社区相关基础服务的迭代,并且敢于去尝试新的东西。嗯,从去年6月到现在,我司在线上推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 async/await ,并且引入新的注入 Sanic 这样全新的框架,但是不得不说,我们现在要对 async/await 暂时的说再见了。

Supervisor 的一个隐藏坑

本垃圾 API 搬运工程师又来了啊,= =今天因为 Supervisor 一个隐藏的参数配置,造成了一个重要项目的线上崩溃。= =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分享一波,所以写了一篇垃圾水文。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