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聊网络事件中的惊群效应

关于惊群问题,其实我是在去年开始去关注的。然后向 CPython 提了一个关于解决 selector 的惊群问题的补丁 BPO-35517。现在大概来聊聊关于惊群问题那点事吧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关于 pyright

关于 pyright

PEP 484,出来也快四年了。正好今天看到一个新库,写个短文,安利下&吐槽下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2018,我,2019,未来

2018,我,2019,未来

本来以为年前没有机会发这篇年终总结以及新年展望。不过目前去向已经确定,所以准备还是写一篇文章纪念下2018这一年,赶在农历戊戌年的末尾发一篇文章出来吧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听说我有女朋友

听说我有女朋友

我很喜欢写听说系列文章,从入行开始写的第一篇《听说你会 Python》。所以半年了,我干脆也来写一篇《听说你有女朋友》。为啥要今天写?因为明天她送的新键盘要到了,正好老键盘退役,写点啥纪念下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去 async/await 之路

去 async/await 之路

看到彭总写的文章这破 Python,感慨颇多,我也来灌水吧。

首先,我司算是在国内比较敢于尝试新东西的公司吧,最直接的提现就在于我们会及时跟进社区相关基础服务的迭代,并且敢于去尝试新的东西。嗯,从去年6月到现在,我司在线上推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 async/await ,并且引入新的注入 Sanic 这样全新的框架,但是不得不说,我们现在要对 async/await 暂时的说再见了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丨人间

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丨人间

image

《不能说的夏天》剧照

之前听舍友笑薇被教授性骚扰时,小柯还以为那只是老师对好学生的亲昵行为,安慰她说:“这应该是老师表达欣赏你的一种方式吧。”但几天后她就也被教授性骚扰了。

陈静越来越焦虑。

她又梦见去上课,楼梯里遇到教授张鹏,转身想跑,对方一把手抓住她,恶毒地问:你为什么举报我?你把我逼急了,我也不让你活……

在惊恐中醒来,陈静大汗淋漓。

早在今年“五四”青年节,她们五个女生给中大纪委发去了举报信,指控张鹏从2011年到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和女老师,是田野中名副其实的“叫兽”。

张鹏,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(下称“社人院”)兼生命科学大学院教授,跨学科博士生导师(生态学、社会学方向),兼任国际自然保护联盟(IUCN)物种生存委员会委员,2016年青年长江学者。在网络上搜索他的名字,无论是文艺青年的社交网路,或者是著名的科普网站,他会经常跟“灵长类动物研究”出现在一起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外国语学院-情况说明

情况说明

2018年4月23日上午,有微信公众号发布我院岳昕同学的《公开信》。学院第一时间向有关老师和同学了解情况,现作说明如下: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岳昕:致北大师生与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

岳昕:致北大师生与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

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:
你们好!
我是2014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,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《信息公开申请表》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。我拖着极疲惫的身躯写下这段文字,说明近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申请公开信息事件经过(量产基地)

转自公众号:量产基地

文章已被404

4月22日,我采访了岳昕和其他一同申请信息公开的同学,希望了解关于信息公开结果的更多情况。就在采访结束后的凌晨一点,岳昕的母亲与辅导员来到她的宿舍,将她叫醒,要求她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,并要求她书面保证不再介入此事。随后,她被母亲带回家中,无法返校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

怎么样去理解 Python 中的装饰器

怎么样去理解 Python 中的装饰器

首先,本垃圾文档工程师又来了。开始日常的水文写作。起因是看到这个问题如何理解Python装饰器?,正好不久前给人讲过这些,本垃圾于是又开始新的一轮辣鸡文章写作行为了。

预备知识

首先要理解装饰器,首先要先理解在 Python 中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:“函数是 First Class Member” 。这句话再翻译一下,函数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变量,可以和其余变量一样,作为参数传递给函数,也可以作为返回值返回。

Read More

Share Comments